首页联系我们
点赞(0)
评论(0)
上一篇
下一篇
不变的红色初心 闪光的奋斗征程 ——金竹降的红土地上散发着新活力
源稿: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8日 15:36:41 编辑:陈其欣
(0)

记者 应向红 施美园 陈晓苏 吕晓婷 李智耿

眼下这春暖花开的时节,驾车沿着岩金线盘山而行,你会发现沿途处处有景,时时惊艳,可谓山花烂漫、鸟语花香。穿洞而过,山木之中忽现亮光,屋舍尽显眼前,让人豁然开朗。金竹降的这般美景犹如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有人说,群山环抱的金竹降是绿色的,也有人说,底蕴深厚的金竹降是红色的。在寻访过程中,我们一遍遍听村民述说着革命先烈在这片红色土地上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的故事,也一次次听到当地村民为修路造亭,为村庄发展的急公好义、慷慨解囊。在这些故事里,我们慢慢地领悟到:党史胜迹,是红色革命历史最真实的实物传承,就像一个个闪光的坐标,标识着前进的足迹,也吹响了奋进的号角。“庆幸我们身处这个伟大的时代,不做点实事,会留下遗憾。”艰苦奋斗再创业,是中国共产党人对初心和使命的执着坚守,也是我们必须一脉相承的精神特质。

杨岩柱的憾:懂事太晚动作太慢

62岁的杨岩柱,是金竹降革命历史展示室的管理员,拥有二十余年党龄。“我党龄不长,十几岁时组织让我写入党申请书,我还不肯写,是真不懂事啊。”杨岩柱说,“小时候,村里上了年纪的老人经常会跟我们说革命故事。比如,村民怎么跟游击队员相处,怎么协助他们隐蔽转移,可惜那时很不懂事,听过就忘。”杨岩柱不无遗憾地说,懂事太晚了,不然还能留下更多珍贵的史料。杨岩柱是土生土长的金竹降人。儿时曾听说,刚看到红军时,村民们都有点怕,只希望他们能快点走,不要在村里打仗。不过,村民们很快发现了这支部队的不同之处。“真的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找村民带路会给工钱,到村民家里吃饭也都算钱。”正因为如此,村民们都拥护红军,金竹降成了游击队可靠的“大后方”。

“这些故事,肯定很多,但我们记下来的太少。看其他县市都有革命纪念馆,我们村有着这样好的资源,却没能好好利用起来,起步太晚,动作也不够快。”2005年前后,时任金竹降上村村民委员会主任的杨岩柱和几个村民才有了打造纪念馆的设想,不想得到张文碧、应飞等老前辈的大力支持。2005年,杨岩柱去南京拜访当时已96岁高龄的原浙江军区政委、南京军区顾问张文碧将军。他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张文碧将军说的话,“‘当年老区人民的恩情似海,我一直铭记在心。’说完,老人家当即拿笔题字,希望我们发扬革命老区优良传统,把纪念馆建起来,把史料留下来”。而浙东人民解放军第六支队支队长、路南军分区司令、建国后首任永康县长应飞,直接促成了项目建设,并捐款1万元。曾经在金竹降战斗过的老

游击队员钟琛,更是在逝世前,叮嘱妻子将他留下的20万元捐给老区。2009年,村里拆掉了一间集体屋,原址建起金竹降革命纪念碑,还在各部门和村民的支持下,造起一幢综合楼,打造金竹降革命历史展示室。2011年揭牌时,应飞不顾自己已90岁的高龄,来到了现场。数十年过去了,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尽,故人大多已离世,而这段历史却以文字和图像的形式,和他们对这片故土的情怀一样,得以留存“。近两年来参观的人越来越多,不少都是单位组织的。说明我们没有忘记革命先烈的贡献,也知道今天这美好生活来之不易。希望这种精神代代相传吧。”杨岩柱指着村综合楼楼上刚加盖的一层屋顶说,三楼改造后,还准备添置多媒体设备,好给大家上上课、多点互动,“身处这个时代,不做点什么,会有遗憾。”

丁银蕉的幸:生活越来越好,好到不想离开

“我自己觉得最满意的手艺?应该是烤玉米饼!要薄就薄,要厚就厚,你们说了算。”和丁银蕉老人的聊天,就从这张按客户需求订制的玉米饼开始。

丁银蕉今年76岁,23岁时从舟山镇上丁村嫁入金竹村金竹降上自然村,49岁丧夫,而她,一直靠赶集卖雪菜等农产品来维持一家老小的吃穿用度,直到村里通了机耕路。“哪一年是记不清了,就跟眼下差不多时节,山上已经有笋了。”丁银蕉说,那天她正在田里劳作,几个骑着摩托车的年轻人路过,问她家里有没有吃的。

“有的有的。”丁银蕉满口应承,把几个人带回家了。“有火腿肉炖笋吗?有玉米饼吗?”年轻人接连点菜,丁银蕉都说“有有有”,就这样给他们烧了一桌菜,还烤了饼。“玉米饼是从我奶奶那学来的手艺,他们都说地道。”丁银蕉还记得,几个人吃完后,硬是塞给她100元钱,“我不肯收,山里难得有人来,我招待一顿也应该,他们非要留下,还说下次再来吃土鸡。”

这算得上是银蕉农家乐的第一单生意,虽然当时老人并不知道什么叫农家乐,而她今年24岁的孙女,当时还没出生。后来,几个年轻人真的带着其他朋友多次来到丁银蕉家,一来二去,大家成了朋友。丁银蕉就直言,逢芝英、派溪、胡库集市时别来,因为她要去赶集,其他日子来,她肯定招待好。“要说像样的招牌挂起来,生意火起来,还是在2003年前后。”丁银蕉二女儿程志苹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了野菜能抗非典的传言,上山吃野菜的游客突然就多了起来。

生意一火,对食材的需求就大了,除了能自产的,像面粉、饮料之类都得下山购置。“红糖肯定要买好的,贵一点没事,自己少赚点就行了。”丁银蕉说,“起初,食材都得靠拖拉机运上山,哪里像现在这么方便啊。”农家乐渐成气候又上了规模,丁银蕉就不去赶集了,厨艺也越练越精,尤其是烤玉米饼、角干麦饼之类,频频有城里的饭店来挖角,开出高薪让她在旁边指导技术就行,她都没有动心。

“我家里山好、水好、空气好,多自在,儿女叫我去上海住几天我都不去。”丁银蕉说,自己年岁大了,但还干得动,“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客人多的时候,他们都会自己动手烧菜,我只管烤饼!呶,下午,几个上海的客人要到我家来住几天了。”

原来,一年一年积累下来,老人凭一己之力,早已把家里的黄泥房变成四层楼,她还在三楼改造出6个房间开起了民宿,程志苹夫妻,则成了银蕉农家乐的股东兼员工。在上海工作生活的大女儿和儿子也时常会回来看看她。“现在的日子,别提多舒服了,就我家老头子,走得早,没享到这福。”丁银蕉有了泪意“,你说他要能看到这光景,多好。姑娘,下次你们再来,我请你们吃玉米饼!”说着说着,她又笑了起来。



推荐文章
相关新闻